Laugh, and the world laughs with you;
Weep, and you weep alone.
 

《白夜行》书评

昨天一口气看完的,竟然也安稳的睡着了。

今天有些恍恍惚惚地找来了不少书评看看,不少人作为东野圭吾先生的粉丝,进行了多部作品的对比,我倒还是个新手,所以也只好随便说说想法。

很多人说是一部震撼的作品,的确不错。但我每每发出任何感叹,都觉得是在跟风,而非自己的真实想法。静下心来想想,这本书令人无法理解的残忍和模糊不清的感情线才是令人纠结的重点吧。所有人最后关注的都是两位主人翁是否相爱这类世俗的话题,的确,这是一部红尘中的作品,因为两个人最终追逐的还是物欲的成功,通过物来解脱精神上的创伤。小说再一次证明了童年创伤害死人(笑)。

看到雪穗时,我看到了一个我心目中“真正的女人”的形象,聪慧能干,美丽动人,明确的知道自己的优势,并通过自身的魅力和才情,轻易地得到整个世界。(当然了,雪穗不是无所事事的富二代,她的一切还是靠自己的努力和拼搏,以及残忍的小插曲)雪穗的形象似乎源于《飘》中郝思嘉的独立精神,但却令我联想起《三个火枪手》中的米莱迪,蛇蝎夫人的形象。似乎每个巾帼女人的背后总是带着可怕的手段和死亡,难道是因为社会对于女性的压迫吗?(不好意思,貌似说跑题了)但是,这个女人并不令我喜爱,说真的,她令人感到恐惧。成一一眼就可以看出她性子里的出身卑微和刺,而作者也多次表达她像是一只猫咪。个人非常讨厌猫,虽然偶尔也会被可爱的眼睛和柔软的皮毛所蛊惑,但是每每当它们露出牙齿,爪子,和空洞的眼神时,我不禁毛骨悚然。听说他们是没有情谊的动物,就算养了很久,也会说走就走。我不喜欢猫,更不喜欢像猫一样的女人,她们随着自己的心意给予你感情,虽然表面上好象你是“主人”,或是强势的一方,但殊不知你们早就被玩弄于股掌之间。做一个可笑的傀儡或棋子,我宁愿不要。

再说说亮,一个古怪的男孩子,他是出于爱情, 出于愧疚,才决定做雪永远的影子,永远的刽子手的?他不像雪一样上进,他只是浑浑噩噩,但也像小孩一样喜欢电脑,喜欢理科。或许是时代的压迫才是他变得过份阴沉,早熟,冷漠,但他在为了雪越走越远的路上是否有过想要停止的欲望,想要开始独立人生的想法?为何两个人没有像言情小说一般遇到一个令自己敞开心扉的人物,而是互利共生下去,在黑夜中摸索着呢?亮是希望回到太阳中去的,他怀念过去,怀念人性,怀念童年和单纯;而雪却明确地知道自己是回不去的,有些人就是无法在阳光下好好行走的,所以就只能在白夜行走,找到太阳的替代品,勉强过活罢了。亮是否爱雪穗?雪穗又是否爱亮?我也想要知道两人心底的答案,但大概连角色自己也说不清他们之间到底是怎样的情感吧。直到最后,两个人的心里依旧是11岁的小孩子吧,就算再完美的假面,一个依旧紧紧攥着自己过去内心的伤痕,另一个则拿着十九年前的那把剪刀,插入了自己的心脏。十九年过去了,却好像只是昨天,如果可以,亮只愿意做那一个喜欢剪纸的阴郁小孩。

随手写了点人物性格分析,又一次发现读作品时,大家都是从自己的生活出发解读的,有人爱,也有人恨,有人无感,也有人哭泣,因为它是我们生活的写照,是一种反省,一种警告。到最后,它只是一个故事,关于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的故事。


愿所有人不必在白夜前行。

 
评论
 
热度(3)
© CICIDEDODO|Powered by LOFTER